澳门金沙官网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综合要闻

高速收费成印钞机京港澳高速延长收费22年

发布时间:20-03-25

高速路收费缘何成难舍的“印钞机”

还贷公路变收费公路 京石公路延长收费22年

联播头条,来关注高速公路收费的话题。一直以来,高速路收费时间过长、利用现有规则变相延长收费期限,是公路收费领域最被老百姓所诟病的两个问题。在北京就有这么一条高速路,到今年已经收了25年的费了,不仅贷款还完了,而且每年还有大把的盈余,但就是这样,它还要再收17年的费。具体情况,来看记者在北京进行的调查。

京港澳高速,原名京石高速,它是北京市的第一条收费公路。1987年11月,在仅一期工程建成尚未全线贯通的情况下,京石高速就开始向过往车辆收取通行费。至今京港澳高速北京段已经收费超过了25年。对于每天要往返于京港澳高速的人来说,高速费已经成为一笔不小的负担,杨先生住在北京市区,但在郊区房山工作,京港澳高速杜家坎收费站是他每天的必经之地。

北京市民杨先生告诉记者,我现在从杜家坎上高速,从阎村下高速,单次的车程费用是10块钱,每天一个往返一周5次。每个星期至少是100块钱的过桥费。

每个月超过400元的高速支出,让杨先生觉得负担很重,而像杨先生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案,因为京港澳高速是北京西南地区进城或出城必须要走的高速,对于一些普通家庭来说,高速费已经成为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北京市民王女士告诉记者,你看像我们地区的人,像我们家里人和孩子在市里上班的人,可以这么说就基本上家里都有,你像我的,我姐家的孩子,我外甥,我的外甥女,什么就包括我爱人他家那边的,已经都是在市里上班,也天天是必经路,只有这条路是比较近的,但是收费又是个很大的负担。

记者了解到,京港澳高速北京段全长45.6公里,起点为三环路的六里桥,终点是房山琉璃河,小型车的收费标准最初是2元,现在最高则涨到了 15元, 对于这样的标准,司机们普遍认为有些高。

司机告诉记者,这一小节就得十块钱,只有一个出口,一个出口就得十块,更不用说大车了,负担更重。

北京市民杨先生告诉记者,从六里桥到杜家坎10公里5块钱,从良乡到闫村4公里还是5块钱。这个肯定从比价上来讲肯定是不合理的。

徐宝欣今年74岁了,现在还是北京市的一名律师,他曾作为北京市丰台区人大代表,最早在1990年就提出过“停止京石高速收费”的建议,在此后的20多年里,徐宝欣一直都在呼吁,但京石高速收费却从来也没有停止过。

北京市丰台区原人大代表徐宝欣表示,当时所以有77名区人大代表,17名市人大代表,联名写了要求建议,要求撤销收费站,新收费站给代表的答复是,贷款的利息还没还清,更不要说本金了,所以现在撤不了。

记者了解到,京石高速原来是政府还贷的高速公路,高速收费只能用于偿还贷款、集资款和必要的养护费支出,按照规定最长的收费年限是20年,而让徐宝欣没想到的是,在1999年,北京市政府又把京石高速的经营权转给了首发公司,收费期限一下子又延长了到了2029年 。

北京市丰台区原人大代表徐宝欣表示,到大概1999年左右吧,还给了一个北京市把贷款修路的改成转让成经营性管理的文件,用这个来不同意撤销收费站。

原来在转让之后,京石高速由政府还贷公路变成了经营性收费公路,收费期限从头开始计算,按照经营性收费公路最长可以收费30年的规定,从1999年开始可以收费到2029年,这样原本应该在2007年停止收费的京石高速,这样一下子就增加了22年的收费期。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